有哪些那个年代(2010 年前)的散文和故事?

教程与解决方案问答分类: 生活与情感有哪些那个年代(2010 年前)的散文和故事?
0
Recollect 提问于 3月 以前

有哪些那个年代(2010 年前)的散文和故事?
大家怀念那个年代的网络和个人博客吗?

7 个回答
0
文化 回答于 3月 以前

《在文化面前,人人都是老师》

文化是一切活动的总和的升华,也就是做得比较精致的就叫文化。

这种升华的源动力就是人,普普通通的人,当然也有一些圣人。

文化是人创造的,因此我们没有必要神化它。文化是咱们的同学,就是学得好一点的同学,只要我们用功,努力,就会超过文化,创出新的文化。

有人说在文化面前没有老师。是没有文化的老师,还是没有老师的文化?文化也太孤单了!

我们大家都要学文化。学文化是为了什么?我以为学文化,就是要改变文化。

文化是积累,是进步的文化,不仅仅是一堆故纸,一处遗存,一种习惯,一种风俗。

孔先生每事问,显得很谦虚谨慎,是好同学。但是他真的很虚伪,真正快乐的事情,却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公然以文化自居,教化英才,一般的人他还剥夺了人家的受教育权。

文化是大众的文化,博客就是很好的见证。

现在男女老少齐上网,博客做了一大堆。当然有有文化的博客,也有没文化的博客,这就要升华,需要的不是老师的评判,而是时间的淘汰。而真正的博客必将会丰富文化。

文化是居于一种金字塔顶的玩意,我们不仅仅可以对其顶礼膜拜,而且可以将它踩在脚下。

这不是对文化的糟蹋,而是在和鲜活的文化做爱。如何去做,各有巧妙,各有高招,各有乐趣。

和文化做爱的结果就是诞生了新的文化。

0
股民 回答于 3月 以前

《专业股民》

A某是散户儿,不过还是每天都要坐公交车从开发区到市区的证券营业厅去看盘或敲能几下电脑键盘。时间久了成了美其名曰‘专业股民’。  

可是从开发区到市区坐公交车要一个多钟头的路程,但公交车只有36和37路,而且车也非常破旧了。所以每天早上7点至8点之间的早班高峰期车上特别挤,连走道上也都挤满了人。

A某每天从一个叫六江的站上车以后车上就几乎是人满为患了。不过A某对这开发区的环境还算熟悉,每天都能看到几个穿蓝色厂服的B电子厂的女工坐在公交车右边的双排座位上。A某便挤过去站在她们的身边。因为A某知道她们下站就下车了,所以A某每天都能刚上车不久就有座位坐。

有一天A某又跟往常一样挤上车看到她们坐在右边的双排座位上。A某又想挤过人群到她们的身边,但由于那天人太多,A某只挤到离座位有两步远的地方就挤不过去了。A某知道车快到站了,又该她们下车的时候了,就在停车的那一刹那,A某低头弯腰从人群缝中冲过去伸手去抓座位的手扶,但刚好A某的手与其中刚站起的一女工的手里的手提袋相碰,而A某也条件反射的往回缩了一下 ,只见那女工很慌张的样子。

那天过后的第二天,A某又准时上了车,又看到那几个女工。A某刚想往里挤,只见那女工对车里的人大声讲了些A某听不懂的当地方言。车上走道上的人听了那女工的话后竟然都主动两边靠,并用惊恐得眼神盯着A某从自己的身边过去。更不可思议的是A某刚到那女工的所坐的座位前,那些女工就都主动站起身站到一边去了。A某得了座位,身边还有座位空着竟然没人来坐,A某就觉得很纳闷!

打这以后的每天里A某都能顺利走过通道,而且那些女工也都主动让位子,尽管是在还没有到站的情况下。

A某疑惑,百思不得其解。由于A某每天都坐车和司机也熟起来。有一天A某坐车从市区回开发区,车上只有零星几个人。A某便和司机聊起这件事使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来。司机告诉他那其中一女工用当地方言告诉车上人说你是小偷。这使外地人的A某哈哈大笑起来,并说:“小偷原来如此威风。”

************************************************************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社会现象,难道小偷真的是如此威风吗?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说有一辆开往郊区的公交车,在中途上来几个小青年当着全车人的面把漂亮的女司机给强暴了,当时车有二十几个人,但其中就只有一个出来阻止却被那几个小流氓给揍了一顿。随后几个小流氓又逼着女司机把车朝另一个方向开。车上的二十几个人都沉默了。女司机流着泪把车朝几个小流氓指的方向开。车行驶了十几分钟后女司机把车停下来对刚才被很揍的一顿的那个叫到:你不是这个站下车吗,到了快下车。那个被揍的人感到莫名其妙,我经常坐这车你难道不知道我终点站下车吗。女司机大声吼到:滚,我这车不带你。快下车。几个小流氓也在哈哈笑的帮腔,你以为你是谁啊,人家叫你下车呢还不快滚。被揍的人满脸屈愤得下了车。事情到这里你们谁都想不到被揍的人下车以后,女司机把车上的人和几个小流氓连车一起开下了山崖。后来的报纸上报道车上二十个人与女司机,小流氓无一生还。

0
3G 来了 回答于 3月 以前

《3G 来了!》

2005年底我加班到深夜,回家时我被黑车黑了。

那天加班到凌晨3:00,在五洲皇冠假日酒店门前等车,上了一辆黑色的红旗出租车,10元起步价,以2元为计价单位。

到家时,车票显示的价格是38元,迷迷糊糊中我原价支付。

醒来时,觉得车费比较高,因为我上班在亚运村,从亚运村到家6公里,打1。6元的出租车,车费用在20元左右;打2元的车超不出28元。

按照车票上的电话,咨询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公司告诉我,不是他们的车,是黑车。

这些日子我一直留意亚运村附近的红旗出租车,发现在五洲皇冠假日酒店和汇园酒店公寓门前,经常有3辆黑色的红旗轿车,混在出租车队列里。其中,一辆车号是“京EWXXXX”的黑色红旗出租车的驾驶员,就是那个开黑车的。

年底总是很忙,我没有时间搭理他们。

年底了,社里的事情相对少些,1月20日下午,我下班时在汇园酒店公寓门前,又看到那辆黑色的红旗出租车,车顶棚上依然放着出租车的标识牌。
无名之火,窜上心头。

我通过114,查到了亚运村城管的电话。

一位城管小姐很有礼貌地告诉我:“对不起,只有当您坐在那辆黑车上,打电话给城城管,而且当我们城管赶到时,你还在那辆车上,我们才能够对黑车师傅进行处罚。”

我极其诧异:“我不要任何奖励,只想配合你们抓住他,你们能安排一位城管人员和我一起坐车,这样不就抓住他了吗?或者你能给我你们手机,接受短信投诉吗?”

城管小姐:“根据城管规定,我们不可以设局陷害。”我出离愤怒:“城管小姐,没有其他办法吗?”

城管小姐依然心平气和:“对不起,只有当您坐在那辆黑车上,打电话给城管,而且当我们城管赶到时,你还在那辆车上,我们才能够对黑车师傅进行处罚。”

我央求:“我在车上用DV偷拍,坐黑车的整个过程,然后给你们提供材料,这些可以作为处罚黑车的证据吗?”

城管小姐一声叹息:“对不起,只有当您坐在那辆黑车上,打电话给城管,而且当我们城管赶到时,你还在那辆车上,我们才能够对黑车师傅进行处罚。”

“其实,你们城管挺可怜的。”我叹息着关了电话。

晚上郁闷中,但是当我看到信息产业部正式颁布了TD-SCDMA为通信行业标准,国产3G的商业化即将开始时,我笑了,3G来了,黑车的末日即将来临了。

我想象中,当3G商业化,城管开始使用3G技术后,我先买一个支持3G的手机,然后在亚运村酒店门前找到那辆黑车,上车后启动3G直接连接到亚运村城管的3G终端,5分钟后,城管人员拦下红旗黑车,城管小姐手持3G终端,义正词严地说:“您有权保持沉默,但是您车上的乘客已经通过3G投诉您非法运营,而且乘客现在正在您的车上,我们现在依法对您处罚。”

0
小伙子 回答于 3月 以前
  • 小伙子嫁给老太太

大约是1995年或1996年,中国传媒热炒过一对恋人的婚礼。新郎是京剧票友,而新娘曾是一名京剧演员,两人因共同的爱好与志趣在长期的接触中产生爱情,终成眷属。本来是一段恩爱佳话,却成了公众谈资中的滑稽故事,仅仅因为新郎二十多岁,新娘六十多岁。

我不知道传媒报道时是否有猎奇之心态,但我所见到的每个谈论这一姻缘的人都以猎奇与偷窥之心面对这对恋人。如果换成六十多岁的新郎和二十多岁的新娘呢?不仅传媒不会这么热衷,公众甚至会产生一种崇敬心:爱情超越年龄,是心与心的相通与震撼。1999年初上海一位曾是文化名人的九旬老汉征婚,有二十几岁妙龄女郎应征,传媒与公众抱的便是这种心态,一时间传为佳话。想那八十多岁的歌德为十六岁少女喷发的痴情,人们也都觉得美好。如果是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整天给十六岁的小伙子写情书,不被认为有点毛病才怪呢。可既然是心灵间的震撼,为什么就不能小男人与老女人“震”一把呢?女人便不可能具有智慧与成熟魅力吗?

何以老男人和小女人的爱情获得颂扬,老女人与小男人的爱情却受到贬损呢?因为生理原因吗?这其实是最讲不通的,老年妇女即使绝经多年也能够从事性生活,而老年男子的勃起能力才真让人担心呢。

只有一个讲得通的解释:性别。我们的社会习惯于接受男长女少的情侣搭配,现在刚刚能够接受女略长于男的组合,一下子差上几十岁则太超前了,还是接受不了。男人一向扮演呵护着、养育着、保护着的角色,女人在恋爱与婚姻中的“恋父情结”实际上是受到保护甚至纵容的。小伙子娶了老太太,则像找了个妈妈一样,让人觉得乾坤倒转了。何以女人可以在婚姻中找“爸”,男人便不能在爱情中找“妈”呢?因为男人被认为是刚强的、勇敢的、承担责任的;女人被认为是被动的、依附的。老太太娶小伙子,总让人觉得这女人占了男人的大便宜,玩弄了男人一把.一句话,男人占上峰的模式是不能破坏的。

这模式并不局限于东方。1998年至1999年,美国的传媒也热炒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教师与一位十四岁男孩儿的爱情,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传媒也跟着一起炒。三十多岁的男教师与十四岁的女学生的爱情可能更多,但是不会引来这么多敏锐的眼睛。也许正因为少见,所以美国人才热心,这正符合那句话:“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翻译到男女情侣的关系中,便是“男老女少不是新闻,女老男少最是新闻。”

0
玩物丧志了属于是 回答于 3月 以前
  • 越无用的东西越影响命运

小说这东西,说无用时真的是一无是处。然而,有时候在有些事情面前,却又深刻地影响人的命运。新年刚到,我拿到一本尽是书香的《凤凰琴》,心里觉得一阵踏实,因为她了却了我的一段心事。

一九九八年的五月,我曾独自一人在三峡中行走。那天早上,我从正在忙着搬迁的古镇新滩的一家小旅店里爬起来,坐上一只摇呀摇的小木船,直奔对岸那座名叫上孝的更小的镇子而去。在南岸那座几乎是挂在石壁上的小学里,有我上次来此认识的一位只有十八岁的青年教师。

那一次,带着不忍人文三峡葬身水底的相同心情在此行走,几乎是盲目地闯入这所小学,然后就认识了那位只有十八岁的青年教师小郑。小郑老师听说了我的名字,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反反复复地说,自己当初进枝江师范读书时,学校让他们看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凤凰琴》,临毕业之际,学校又一次让他们看了《凤凰琴》。我也不清楚自己当时为何会那样回答,面对这位风华正茂的帅小伙子,脱口说出:对不起,是这部小说害了你。小郑老师的学校与那座几百年前修建的江渎庙同在。当年新滩与上孝所对视的这段江面,有着峡江里最为凶险的一段航线,应运而生的江渎庙,与其说是为了镇压水上凶邪,实在是平地上的人为祈求平安而借外物寻得自我心中的一种妥协。江渎庙有多破旧,学校就有多破旧。小郑老师站在四面透风的屋子,像是为了化解我的不安与伤感,几次告诉我,因为这一带都在未来三峡水库拆迁范围之内,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往这里投放冤枉钱。小郑真诚地笑着,然后,与别的老师换了课,陪着我,并且最后送我到了那不得不分手的江边。

再来上孝,是要送一本我答应给他的小说。

前几次在三峡行走,让我写成长篇小说《爱到永远》,后来我以一元钱的价格,将这部小说卖给了武汉市歌舞剧院,由他们改编为大型舞剧《山水谣》,在当时,这是当代小说中仅有一部被改编成舞剧的。后来有好事者著文说我是东施效颦,其实正好相反,是金庸先生,随后学的我,以一元钱卖了一部小说的电视剧改编权。而我还有声明在先,我出一元价格完全是因为舞剧的典雅与高尚,对于任何影视改编,我都会以市场价格相待。

五月峡江尽是流香,这样好的季节,我的心却在阵阵作痛。

我没有找到那位曾经答应送他书的小郑老师。站在峡江那高耸的石壁上,一位年长的老师,指着更高更深的那些大山说,小郑老师去年就被调到另一所学校去了。我晓得自己去不了那个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就托对方将这部掺杂有小郑老师的一些素材的小说,转送给小郑老师。
江渎庙如今搬到秭归新县城外与三峡大坝隔水相对的那座山峰上,一如老树发新枝,说是修旧如旧,那样的旧,每每看在眼里总能觉察一种苍茫的新。这几年,我一直在想小郑老师是否收到小说了,或者小郑老师是否仍旧在高山之颠像《凤凰琴》中的老师们那样用青春和生命教诲着,那些渴望幸福,憎恨贫困的孩子们?在小郑老师履新的学校,也许大大小小的房舍全是新的,然而,这些所谓义务教育达标成果,每每让我看透其中那些苍茫的旧。

去年教师节那天,本地的一位记者从武汉大学附属中南医院里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去一趟。到了之后才晓得,红安县的五位代课教师,也就是从前的民办教师,在省政府门前集体服农药自杀。望着这些昏迷在茫茫生死间的乡村教师,我自然会想起那位只给我十八岁印象的小郑老师,事隔七八年,在乡村的他极有可能为人父了。此时此刻小郑老师如果还在想着《凤凰琴》,一定有了如小说中的那几位乡村教师那样,对极端生活的体验。这样想,不是担心也是担心,不是难过也是难过。其时,正与武汉出版社方面策划一套“武汉作家丛书”,我便在自己的这一本中收入了中篇《凤凰琴》和长篇《爱到永远》。这样是有些不合常理,可我需要如此纪念作为安抚。小说能影响人的命运,最终却能安抚人的灵魂,这也是无用文人写出无用小说的一种用处。

你的回答

11 + 3 =